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专家访谈

首页 >新闻中心> 专家访谈

专访何文炯:职工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是过渡办法
信息来源:中国经营报 时间:2018/6/20 16:10:46 浏览量:459

按语:615日,中国经营报发表了专访我会副会长、浙江大学教授何文炯的文章《职工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落地 专家:是过渡办法》。新闻中心现将全文转发于此,与读者分享。 

养老金全国统筹呼声多年,终于迎来政策落地,为缓解黑龙江等欠发达省份的社保压力提供了解决方案。

2018年613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称,要在现行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基础上,建立养老保险中央调剂基金,对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进行适度调剂,确保基本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

该政策于7月份起全面执行。

调剂金专款专用

近年来,我国省际之间养老保险基金负担不平衡的问题日渐突出,根据人社部的统计数据,2017年,全国养老保险基金年末累计结余4.1万亿元,可支付17.4个月,但是近三分之二集中在北京、广东等7个结余最多的省份,其中广东去年的结余超过1000亿元,而黑龙江、辽宁等省份已经出现基金当期收不抵支的情况。

此外,人口老龄化也使养老保险基金负担不断加重,而地区间养老保险抚养比的差距也在扩大。公开数据显示,去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参保人数3.53亿人,其中在职参保人数2.59亿人,领取待遇的退休人员9460万人,全国总抚养比是2.731,即2.73个在职人员抚养一个退休人员。

《中国经营报》记者检索发现,2016年抚养比为2.812015年为2.8712014年为2.971,全国抚养比逐年降低。

地区之间,广东的抚养比已超过了81,为全国最高,最低的黑龙江不到1.31

在此背景下,全国统筹养老保险至关重要。

记者注意到,根据《通知》规定,中央调剂基金由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上解的资金构成。按照各省份职工平均工资的90%和在职应参保人数作为计算上解额的基数,上解比例从3%起步,逐步提高。各省市上解数额的多少主要取决于上解工资和在职应参保人数这两项指标。

上解工资按照各省份职工平均工资的90%计算。使用各省份职工平均工资,与使用全国平均工资相比,更能体现各地经济发展的因素,工资水平高的地区,上解额也会相应高一些,有利于实现基金调剂目标。

同时,考虑到目前个体灵活就业参保人数占总参保人数的比重约1/4,这部分人员缴费基数相对偏低,按照职工平均工资的90%左右计算上解额,更符合各地实际情况。

《通知》称,应参保人数起步初期暂按企业就业人数和参保人数平均值核定。采取这种办法,兼顾了养老保险扩大覆盖面工作目标和当前实际,既可以增强对地方扩面工作的激励,避免对参保率高的地方“鞭打快牛”,也一定程度上消除了部分地方参保人数由于人口流动造成“虚高”的因素。随着全民参保登记工作的推进,对在职应参保人数可逐步过渡到以覆盖常住人口的全民参保计划数据为基础核定。

根据以上规定,中央调剂基金的应用公式即为:

某省份上解额=(某省份职工平均工资×90%)×某省份在职应参保人数×上解比例;

某省份拨付额=核定的某省份离退休人数×全国人均拨付额;

全国人均拨付额=筹集的中央调剂基金÷核定的全国离退休人数。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明确,中央调剂基金实行以收定支,当年筹集的资金全部拨付地方,纳入中央级社会保障基金财政专户,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专款专用,不得用于平衡财政预算。

专家:职工数据统计是关键

记者还注意到,就在《通知》出台的前一天,由社会保障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组成的中国社会保障学会成立了养老金分会,该学会副会长何文炯兼任分会会长,他的另一职位是浙江大学民生保障与公共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就此次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调剂金制度如何才能得到有效的执行,何文炯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从中央调剂金制度及其运行规则看,制度设计者都已经考虑到并有周密的方案,以确保该项制度的有效实施。”

在他看来,现在的关键是,要为这一制度的有效实施创造良好的环境:一是各地领导干部和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对此事的理解度和执行此项制度的自觉性;二是此项制度运行所需要的基础信息,包括在职缴费人员的信息和离退休人员的信息、作为应参保人数计算基础的在业劳动者统计信息和作为缴费基数计算基础的劳动工资统计信息。

因此他建议,一是要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各级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对此项工作重要性的认识;二是要制定科学合理的劳动统计方法,准确地反映各地应参保人数的规模,即在职工薪劳动者人数;三是要进一步明确明晰工资的含义、计算方法及统计规则,做实缴费基数;四是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加快推进养老金系统全国数据联网,实行实时报送和结算;五是建立健全稽核督察制度,对于弄虚作假者进行严肃处理,必要时移送司法机关进行刑事处罚。“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中央调剂金制度实施所需基础信息的准确性和严肃性。”

“各部门都要承担起相应的职责,并充分发挥作用,尤其是统计部门在统计的规范性和科学性方面应当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记者注意到,根据《通知》规定的办法,最终调剂金落实在一省时,“离退休人员总数”是一个关键性数据,如何确保其数据的准确性,直接涉及调剂金的分配多寡。

对此何文炯称,“这个数据确实很重要”,具体需要分两种情况:

第一,现在已经在领取基本养老金的人数,是几十年来各地按照相关规则确定的,包括具体人员及其基本养老金领取标准。不能排除前些年某些地区有执行政策不规范的情况,但已经成为历史。“当然,确有差错的,可以重新审查,按照一定规则予以纠正。”

第二,新的退休人员及其基本养老金给付标准的合规性审查,必须把好关。一是建立更加清晰的、全国统一的基本养老金领取资格认定标准;二是建立更加科学合理的基本养老金计发办法和基本养老金待遇调整机制;三是加强对养老金领取人员的生存调查,做到及时报告、实时更新,并建立必要的追缴机制;四是建立数据信息比对机制和稽核审查制度,对各地养老金领取人数和给付标准进行现场和在线审核,确保基本养老金领取人数和领取金额的准确性。

调剂金是过渡办法

“基本养老保险实行全国统筹是一个过程,需要逐步推进。”何文炯认为,中央确定的思路是调剂力度逐渐增强,而就目前而言,3%这个比率是合适的。“相信中央是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之后确定的。”他认为,从实行统收统支式全国统筹这个目标看,这个比率今后应当逐步提高。

何文炯称,实行调剂金制度,是推进全国统筹的第一步,因此,调剂金是一种过渡性措施,随着调剂程度的提高,全国统筹的力度就会随之提高,等到全部实行统收统支了,全国统筹就实现了,所以这个调剂比率一定会逐步提高的。“当然,要真正做到这一步,需要解决很多问题,尤其是制度的修改与完善。”因此,他的建议是基本养老保险要“边统边改”,要通过推进全国统筹来优化制度安排和制度设计,使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有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养老金体系的另一部分,城乡居民养老金是否要纳入这一统筹体系,对此,何文炯告诉记者,由于历史和现实的诸多原因,根据现行制度安排,城乡居民与工薪劳动者适用不同的基本养老金制度,且待遇相差悬殊。改变这种不公平的状况,需要时间。同样道理,实行这个项目的全国统筹,也需要时间。

他称,事实上,目前全国大多数地区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实行县级统筹,这与现行财政体制是相应的。这项制度的资金,主要来自于国家财政,少量的是参保人个人缴费。根据现行规则,中央财政出资一部分,地方财政出资一部分,某些地区财政出得较多。因此,这项制度的基金全国统筹起来还有一定的难度。

因此,在何文炯看来,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还需要一个过程,尤其是需要整个基本养老金制度设计的优化。但是他也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央财政对于该项制度所出的那部分资金,也有全国统筹的意味。“需要强调的是,对于这项制度,近期我更关注的是,尽快进一步提高以老年农民为主体的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给付标准,使这项制度能够真正地担当起‘保障基本生活’的职责,使各群体之间的养老金差距得以控制和缩小。”

何文炯称,养老金制度是涉及范围广、所需资金量大、社会关注度高的社会保障项目,其中有大量的学理性问题。在社会保障制度深化改革的过程中,迫切需要有一支专业化的养老金研究队伍和一个高水平的学术交流平台。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养老金分会应运而生,其宗旨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整合学界与业界的研究力量,组织开展养老金领域的理论、政策与实务研究,为我国构建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有效率的多层次老年收入保障体系贡献力量,并为世界养老金理论的丰富和发展贡献中国智慧。据此,养老金分会将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的领导下,努力成为跨部门、跨行业的高水平智库、高端学术平台和充满活力的学术共同体。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