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社保资讯

中央资讯 地方动态 域外传真

当捐赠是“赃款”,退还是不退?

发布时间:2023-11-02 来源:中国慈善家杂志 浏览:889次

  10月13日,新加坡的慈善机构都接到主管部门慈善总监办公室(简称“慈善总监办”)的通知,开启自我审查程序。根据通知,各慈善机构应检查2019年1月至今的记录,对照当局提供的相关人员名单及有关公司,并参考媒体报道,检查捐赠名单中是否有嫌疑人的痕迹。如果发现或怀疑曾收到相关人的捐款,或者怀疑曾收到的捐款与犯罪活动有关,应到“可疑交易报告办事处”(简称STRO)网站下载表格申报。

  这一要求与两个月前的洗钱案有关。8月15日,10名具有中国内地背景的嫌疑人在新加坡被捕,他们将因涉嫌洗黑钱、伪造文件、诈骗等罪行被控上法庭。

  10月3日,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在国会上表示,该案所有被查封的总资产价值约28亿新币(折合人民币约148亿元),其中包括扣押超过14.5亿新币的银行户头存款。同时,新加坡警方还对嫌疑人名下的152个房地产和62辆汽车发出禁止处置令。

  此案因涉案金额高、涉事人员范围广、执法规模大、背后部署复杂,被杨莉明列为“全球最大规模的反洗钱行动之一”。而随着对案件的深入调查,一些慈善机构因为曾接收过嫌疑人的捐赠也被卷入其中。

  “赃款”何去何从

  据媒体披露,“28亿洗钱案”中的至少四名被告也许从数年前就开始活跃于本地社区并积极捐款。目前已知有公益金、总统挑战、善济医社、彩虹中心等慈善机构在盘查以往记录时,发现有和嫌疑人同名的捐赠人出现。其中,总统挑战获得超过35万新币的可疑捐款,公益金获得3万新币可疑捐款。上述机构的负责人均表示已向新加坡当局提交了可疑交易的报告。

  “那些已支付给受益机构的款项不会受到影响。我们正与慈善总监办密切合作,以确定该如何处理这些捐款。”公益金的董事总监梁凤霞表示。

  据杨莉明介绍,一些慈善团体已自行将捐款暂时搁置,也有机构已报警,计划将款项交给警方。她也表明了官方态度。“我国将不遗余力对那些企图用犯罪所得把新加坡作为洗钱天堂的人采取强而有力的执法行动,也将毫不犹豫依法处理掉他们的赃款。”

  据《联合早报》援引慈善总监办10月21日的答复,新加坡当局没有设定检查工作的期限,但“强烈鼓励”慈善机构在一个月内完成检查。“若怀疑或证实曾收到洗钱案相关者的捐款,慈善机构可自行检讨并决定如何处置款项,但必须向当局提交可疑交易报告。”

  尽管新加坡当局态度不明,但有法律行业相关人士提出,倘若犯罪所得被转账给无辜者,包括慈善机构,警方有权追回款项,但这取决于多个因素,比如给予慈善机构的捐款是否还在。

  这个问题可能存在数种情况。首先的大前提就是,这些捐款如果仍在慈善机构的银行户头里,即款项还没有被用,就可以按照平衡原则(equity rules)追查和追回。

  此外,是否能证明该笔善款的资金来源也是关键要素之一。刑事律师蓝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理论上,倘若能证明捐款有问题,当局就有权追回款项,但要依据个别情况来判断。“例如,如果机构在接收款项时知道有问题,或者负责接收的人知道款项来路可能不明,就有可能也涉案。” 蓝国庆认为,慈善机构在接受捐款时,有责任展开辨识客户(know your customer,简称KYC)步骤,避免陷入洗黑钱或其他纠纷。

  “根据一般性法原则,如果该案件所涉及到的‘脏钱’捐赠可以追回,需要具备十分清晰的证据链,包括追溯到该笔善款是否为犯罪所得,以及所涉及到的违法属性严重与否。”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贾西津告诉《中国慈善家》,而“慈善组织自己选择要不要把钱退回,这就是伦理的问题了。”

  目前我国针对如何处置使用非法资金进行捐赠的法律法规还是空白,只能通过一般性的法原则上去寻找法律依据,比如《合同法》等。“我们现在的《慈善法》中对于捐赠,只是强调了捐赠者的捐赠意愿、捐赠协议,比如规定了不履约的责任。”贾西津说。

  生存与伦理的平衡挑战

  对于新加坡慈善行业而言,展开自我审查的同时,行政成本也随之增加,这对于小规模的慈善机构而言颇具挑战,更令他们担心的是,此次洗钱案过后,新加坡当局可能会借此加重机构对于捐赠者身份、善款来源方面的审核义务,筹款工作因此会更加困难。

  拥抱社区服务联合创办人杨恩慧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就指出,慈善机构须定期向当局提交年度报告,以及投入时间和人力进行合规程序,希望这些例外事件不会加重日后的行政工作,尤其像它们这类小机构。

  作为一家小规模的慈善机构,拥抱社区收到的捐款数额一向不大,杨恩慧并不担心会牵涉洗钱活动。“当然,我们必须保持警惕,但只要做好该做的程序,慈善机构不应承担捐款人行为的后果。我们有时也没有立场查问,人们本着善意捐款,如果问过多,可能影响与捐赠者的关系,加大筹款工作的挑战。”

  轻安村(Kampung Senang)创办人赖玉珠也指出,像它们这些小机构的捐款者一般都是周边相识的人,通过员工或义工等介绍而认识。小机构在筹款工作上面对更大的挑战,不像知名度较高的机构会有人主动捐款,收到的大额捐款也不多,因此卷入洗钱的风险相对来得小。

  监管之下,慈善机构尽量努力维持着生存与组织伦理间的平衡。“由于资料保护政策、捐款管道广泛等原因,慈善机构在获取资料方面也面临挑战。”彩虹中心执行董事陈思薇说。

  对此,贾西津向《中国慈善家》指出,慈善组织在识别资金来源、判断捐赠者身份是否具有合法性的这个环节中负有有限责任,肯定不是无限责任,但一般性的法律责任要尽到。“好的慈善组织会对自己有更强的伦理要求。”她表示,一个对自己伦理标准要求高的组织,会从组织的宗旨、倡导方向来判断能不能接收特定捐赠者的善款,由此达到对组织自身具备公正性的要求。

  但以“了解你的客户”为手段预防犯罪,十分考验慈善机构本身的组织治理能力。尤其是对于小规模、依赖小额的社区捐赠或是通过在线筹款平台进行募捐的慈善组织而言,对所有的捐赠者进行尽调的预防手段显得有点“空中楼阁”。

  新加坡慈善组织“骑行不分年龄”(Cycling Without Age)执行长袁家乐表示,其组织所接收的捐款都是通过Giving.sg平台、电子付款等线上方式进行,善款一般是小数额,只能掌握捐款者的基本资料。只有较大笔捐款或许能够知道捐款者的背景,因为通常来自知名企业。

  反洗钱成慈善监管新重点

  慈善机构的担心并非毫无缘由。新加坡政府鼓励慈善组织的发展,但执行严格的监管制度,以约束权利和资源的肆意滥用。

  定期提交报告是新加坡政府对公益慈善组织的监管手段之一。根据新加坡现行的《慈善法令》,自2006年9月起,对“慈善团体”和“公益组织”的监管活动由慈善总监办执行。慈善总监办要求慈善机构必须聘请外来审计师,并在慈善机构网站上公布其年度财务简报供公众参考。自2014年8月起,慈善总监办将所有慈善团体的财务简报统一汇总到其网站上,免费让公众调阅。

  2004年的杜莱慈善丑闻案之后,新加坡政府加强了对慈善组织的严格监管。当时,新加坡媒体《海峡时报》通过一篇报道,揭露了新加坡最大的慈善机构之一——“全国肾脏基金(NKF)”基金会滥用捐款,并点名时任基金会理事会CEO的杜莱挪用公款为办公室布置奢华装修。

  在一份针对杜莱执行期间财务情况的审计调查报告显示,在2003年,每1新币的善款只有1/10用于慈善活动;而2004年募到的捐款,52%流入到杜莱等管理人员的私囊。丑闻一经曝光,舆论一片哗然,有媒体调查发现民众捐款意愿下跌,慈善机构急需重建公众信任,加强对公益慈善机构的监管成为解决之道。

  于是,新加坡当局在2005年10月设立了一个跨部门的委员会,以收紧对公益慈善组织的监管。“我们必须恢复公众对慈善与公益机构的信心与信任。管理架构应该提倡更高的透明度,让公众在知情的情况下捐献。”时任新加坡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长维文说。同时期,新加坡政府还成立了一个由民间领域代表组成的慈善理事会,负责向慈善总监办提意见。

  在慈善理事会的推动下,一系列针对慈善行业的法规细则出炉。2007年11月,新加坡慈善理事会推出《慈善团体与公益机构监管准则》;2011年6月发布《慈善行业会计准则》;2011年7月颁布《慈善团体从事商业活动指导原则》。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反洗黑钱和打击恐怖主义的意识也早已深入慈善行业。2015年5月,新加坡当局就已强调了上述问题的重要性,慈善总监办向行业内发布了一份《保护慈善机构免受洗钱及恐怖分子资助》的指引手册,鼓励慈善机构实施严格的财务管制,并提高活动的透明度,以保障自己的利益。

  手册里,有慈善机构可以判断组织是否涉入洗黑钱和为恐怖主义融资的具体依据,比如可以询问自身是否清楚捐款和支持的来源,是否知道慈善机构董事会成员、员工、筹款人、志愿者和合作伙伴的背景和关系,是否知道你的慈善机构的名字是否被用来支持你不熟悉的人或事业等等。

  同时也给出具体建议,以防止慈善机构被犯罪行为涉及,如强调组织治理和财务透明度、了解主要捐赠者和受益人、通过受监管金融渠道进行的交易及以符合慈善机构使命和宗旨的方式运用资金等。

  今年4月,新加坡慈善理事会发布最新修订版的《慈善团体与公益机构监管准则》,相比此前的版本,这次的监管评估清单中增加了反洗黑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的评估标准。对此,新加坡大成律师事务所的Kia Meng Loh律师认为,慈善组织需要兼顾筹款绩效和资源分配,还要分出余力遵守这些规则,这给它们带来了很大的挑战。新加坡政府应该为预防洗黑钱做出更多行动和努力,比如为慈善行业创建一个反洗钱工具包、建立一个关于可疑捐赠者的共享数据库。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0955853       联系人:杨老师
邮箱:caoss_org@163.com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